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20年07月27日 > 总第452期 > B8 > 新闻内容
煤油灯
发布时间:2020年07月27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朱杰杰

【农村金融时报】

清晨的一抹曙光穿过朦胧的云雾,照射进我家的老屋。那盏布满蜘蛛网的煤油灯又一次映入我的眼帘,煤油灯承载着父亲的故事,我擦拭着被岁月之尘蔽染的灯罩,记忆的小船缓缓靠岸。

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农信社员工。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父亲在镇上的信用社担任服务站辅导工作。那个时候老家经常停电,每逢停电,父亲点燃早已准备好的煤油灯,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算盘声,他的独角戏在黑夜拉开序幕。

屋外伸手不见五指,桌上的煤油灯划开了黑暗,父亲坐在油灯边,借着昏黄的亮光,一手拨打着老式算盘,一手点着服务站账本,计算、核对、修改。煤油灯有时火苗蹿高,冒着黑烟,有时火苗昏暗,若隐若现。父亲不时挑动着灯芯,斑驳墙面映照着他忙碌的身影。

时光在煤油灯光下穿梭。那如荧的煤油灯,跳跃在农村漆黑的夜空,诠释了父辈“三水精神”。

小时候我踮起脚尖扒着信用社柜台往里望,父亲的办公桌上总是放着一盏手提式煤油灯。每当春节后上班,“春耕备耕”几个字总在我耳边回旋。夜幕降临后,我带着几丝好奇偷偷跟在父亲和他同事身后,如豆的灯,如荧的光,星星点点,飘飘闪闪,点燃了服务三农的热情。鼻孔、眼窝被油灯熏黑,天上的星星与脆弱的灯光映衬。油灯下的足迹踏遍了千家万户,煤油灯陪伴着父亲风雨无阻奔波在乡村阡陌,满腔热情穿梭于黑夜。

父亲年终决算情景随着煤油灯的火苗闪耀在记忆的角落。三十多年前,每逢年终决算父亲都要熬几通宿,手工制报表,手工结账、调整科目,发现一分钱错账也要逐笔翻回传票。煤油灯的火苗忽闪忽闪,父亲忙碌的情景也就变得一明一暗,内心七上八下,生怕账目出错。这时,父亲总是微笑着调整灯芯,灯光亮了,气氛似乎又恢复平静。煤油灯给纷纷扰扰的一年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煤油灯下的父亲,蕴涵了农信前辈春燕啄泥般的不懈努力和春蚕吐丝般的默默奉献。时过境迁,煤油灯虽已退出历史舞台,但那小小的火苗,引领着我永远传承父亲勤勤恳恳耕耘农信沃土的精神。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