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20年06月22日 > 总第448期 > B8 > 新闻内容
父亲的良苦用心
发布时间:2020年06月22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羊白

【农村金融时报】

记得初三的一次英语课上,我顶撞了老师。老师发脾气让我第二天请家长来学校,否则就不要再来上学了。

这件事让我很苦恼。苦恼之中觉得上学实在是没意思了,不让上就不上了呗。我回家跟父母说,我学不进去,还是回家务农吧。母亲哭哭啼啼地劝我,可我说不上就是不上了,心想大不了学一门手艺,一样能养活自己。

父亲挖苦说,你以为饭好吃,学手艺也苦着呢,然后父亲苦口婆心地给我举例,有名有姓,都是村里我认识的人。我无话可说,但也不为所动。

后来,父亲叹气拍腿,妥协了。他说,世上没有后悔药,现在就两条路,一条继续上学,学好学坏上完初中再说;还有一条,就是学手艺,木匠、瓦匠,你自己选择,去跟人家说。

这“人家”,一个是我的堂叔,一个是我的表叔,一个是瓦匠一个是木匠,我拜他们为师,应该不成问题。

父亲不出面,显然是想难为我,让我知难而退。我也不知哪来的一股倔劲,自己去就自己去,反正我是不想上学了。

出了大门,我犹豫了,到底是往右拐还是往左拐呢?因为我这两个叔,一个住在村左一个住在村右。

我想,到底是学木匠好还是瓦匠好呢?

堂叔是木匠,木匠能打家具,技术含量高;表叔是瓦匠,瓦匠脏些,是体力活。我倾向于木匠,但堂叔是个严厉的人,目光和英语老师一样犀利,我有些胆怯。最终,我选择了向右拐,去找表叔学瓦匠。

表叔见我吞吞吐吐地说出来意,满口答应下来,说不急不急,学手艺什么时候都成。然后表叔招呼我进到里屋,给我讲起了他小时候的一些事情。表叔指着桌子上的几本书对我说,他小时候就吃了没读书的亏,文化程度差,算数都不过关,瓦匠虽然是粗活、体力活,但一样有技术,算平方找水平等等都还是要点墨水的,因此他这些年一直在补学,可到底是年岁大了,一知半解。凡事还是正当时候的好,在什么年龄干什么事情,错过了就回不来了……表叔语调轻柔,他的眼神里有一种设身处地的温情,微笑着,凝视着我。我记得他并没有刻意劝我什么,而是一针见血地分析说:“你不想上学,说起来不过是为了赌一口气,为了面子,不就是给老师认个错服个软嘛,不是什么大事,值得拿不上学来赌气吗?”表叔还说,那个英语老师他认识,如果我放不开面子,他可以去找老师说说,应该不成什么问题。

在表叔的劝说下,我还是去了学校。初中毕业,我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中专,这连我自己也万万没想到。

若干年后的一个春节,家人团聚,无意间又说起了那件往事。我诚心诚意地向父母认错,检讨自己,说那时的我就像个黑硬的铁块,年少气盛,少不更事。我庆幸那天出门后选择是向右拐。如果我向左拐,指不定现在就是一个乡村木匠。

父亲笑说,那也不会,他其实早给两人都交底了,我去找谁,他们都会劝我的。

显然,为那件事父亲没少操心。父亲看劝不动我,只有退而求其次另打主意。他的良苦用心,我又怎知晓?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