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20年01月13日 > 总第430期 > B8 > 新闻内容
老房子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3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余一菡

【农村金融时报】

老房子位于更楼街道岩源村,四面环山,坐落山谷。在岩源村没有合并之前,那里曾叫过浴山,也叫谷雨山。进村时山路十八弯,攀登到一个顶峰,突然下降,进入山谷,眼前视野陡然开阔,树木繁茂,空气清新,鸟语花香。疏散的几栋房子藏在树影林间,让人仿佛进入另一个神秘的世界,便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老房子里,有我成长的印记。房前空地上,用粉笔画着跳房子的格子;门前屋檐下,缠着一团连结的皮筋;门口菜地里,下过雨后湿润的地面,最是容易用小锄头挖出蚯蚓喂小鸭子……春天趁风好,用报纸和竹枝做了风筝,和小伙伴们比赛谁的风筝飞得高;夏天不怕热,做了粘杆,在午时不顾爷爷奶奶的劝阻,执意去粘知了;秋日里板栗熟了,戴上大大的草帽,沿着一排板栗树,小心翼翼地寻找地上裂口的板栗果;冬天最是怕冷,但仍旧可以坚持去门外堆一个雪人,回来吃一口奶奶放在火炉里煨好的甜番薯。童年的生活便是这般多姿多彩。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老房子里,住着我爱的亲人。我不满周岁时,便被父母送回老家,由爷爷奶奶抚养长大。断奶的记忆自然毫无印象,但也许是太早脱离了母亲的怀抱,我自小就有些缺乏安全感。童年和奶奶同睡,我必须要一手摸着她的手臂,感受到身侧有人,才能睡着。这后遗症一直延续,直到现在,我睡前都习惯右手摸着自己的左手,假装不曾失去,假装一直陪伴。教我穿衣的奶奶,送我上学的爷爷,还有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小狗,他们停留在我记忆中的老房子里,没有老去,也没有离开。

“同来望月人何处,风景依稀似去年”。老房子里,有我留恋一生的过去。童年的时光是过得很慢的,那些岁月被拉长,那些记忆被冲洗,只留下一些明艳的笑容,纯粹的喜悦。这些快乐可以支撑着人在未来辛苦拼搏、无处休息的时间里,找到一个避风港,让人可以收拾心情,重新出发。过去的美好仿佛一颗永远不会坏的糖,夜深人静时,把白天那些辛苦全部掩藏,把这颗糖拿出来舔一舔,那种甜蜜让人想哭,也让人想要坚持。

老房子承载着我的怀念,是我坚实的后盾。那些在老房子里度过的岁月,是我物质贫瘠却精神富裕的时光。有老房子在,我漂泊的心,才有来处,才有归途。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