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8月12日 > 总第411期 > A1 > 新闻内容
国债下乡探索普惠金融的新渠道
发布时间:2019年08月12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本报记者 魏再晨

【农村金融时报】

随着一项项支持“三农”的政策落地,我国农村居民收入逐年提高。钱袋子鼓起来的农民们有了新需求:有哪些合适的理财渠道能够帮助他们实现积蓄的保值和增值?

近年来,中国人民银行国库局启动了“国债下乡”工作,原本主要在城市销售的国债逐步走进乡村,成为农民理财的新选择。

国债下乡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在此前,农民的理财渠道主要是储蓄存款,投向单一,利率相对较低。作为金边债券,国债的收益较储蓄存款更高,风险较理财产品更低,与农民的风险偏好和投资习惯相适应。因此,近年来购买国债的投资方式在农民中获得了越来越广泛的认可,国债在农村地区的销量也不断攀升。

然而,在传统的国债销售模式下,线上渠道操作不熟练的农民往往难以抢购到额度。为解决国债在农村地区“一债难求”的问题,2019年年初,人民银行国库局与财政部国库司共同提出适度放开销售额度限制、广大投资者“随到随买”的设想,并于2019年4月试点。储蓄国债聚集中心城市、难以覆盖乡村的状况有所好转,县域及乡村居民“一债难求”问题有效缓解,不少乡村地区、偏远山区实现了储蓄国债销售“零突破”。

在国债下乡的基层实践中,人民银行各分支机构根据当地金融基础设施和农民需求等具体情况,引导辖内金融机构进行了一些富有地方特色的探索。其中,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推动的“切块+竞售”就是其中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日前,《农村金融时报》记者赴重庆,对当地国债下乡的情况进行了一线调研。

“切块+竞售”让农民买得到国债

7月10日,早晨8:20,距离国债开售还有10分钟,重庆农商银行南沱分理处门口已经排起了长队。这是2019年第九期和第十期国债开售的第一天,附近的村民们放下农活,赶来排队抢购国债。8:30,网点开了门,排在队伍第一位的何平很快买到了5万元的三年期国债,原先习惯于购买理财产品的他现在更加青睐国债。“早上七点我就过来了。”他说。

买过国债的人可能深有体会,买国债其实是“抢”国债,往往在国债发行首日的头几个小时甚至第一个小时内就销售一空。城市里的投资者们一般习惯于在手机上购买国债,开售时间一到,在手机银行上操作即可。然而不少年纪较大的农民不会用手机银行,他们购买国债的唯一途径就是银行网点。那么,要如何确保他们能够买到国债呢?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构建的“切块+竞售”的发行模式为重庆农民解决了难题。

据悉,这一模式是在当前国债销售普遍采取的网上竞售模式以外,引导承销银行向32个远郊区县和部分乡镇切块分配发行额度,并建立T+1保护机制。也就是说,实施“切块”的区域有自己专属的国债销售额度,在这里购买国债,不需要参与激烈的竞争,只要这个区域的切块还有剩余额度,农民就能买到。

重庆农商银行正是采取“切块+竞售”模式的承销银行之一。该行个人金融部雷蕾介绍,2018年,该行将50%的承销额度用于全行竞售,剩余50%的承销额度用于切块销售。2019年3月和5月份发行的四期国债,切块销售的额度更是提升到了80%,切块金额累计达2.37亿元。

“切块”为满足农村地区的国债需求发挥了显著的作用。7月10日10:30前后,国债开售两小时,南沱分理处还有额度。但此时,全国范围内除切块保护发售的额度外,其余国债已全部售空。按照以往几期的销售经验,这里的300万元额度很快也将全部售出。“以前没有‘切块’时,农民还没走到网点,国债就卖光了。”雷蕾告诉记者。

对重庆农商银行而言,“切块+竞售”的模式为该行的国债销售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实现了该行与农民的共赢。重庆农商银行副行长张培宗介绍,今年前六个月,该行累计销售储蓄国债17.15亿元,销量居全市第一,今年4个月的承销量达到去年全年承销量的2.43倍。2018年以来,该行承销国债不仅获得直接的中间收入1100万元,由此带来的11万余新客户更为该行新增储蓄存款、理财、基金等106亿元,

“对老百姓来说,这就是新型的理财。对我们农商银行而言,承销储蓄国债也有助于转型。”张培宗表示,“下一步我们要在网上银行上线国债销售,为柜面销售补充功能。”

乡村掀起国债热

“国债热”不只在发售当日。此前一天,重庆市石柱县中益乡的邮储银行“国债宣传服务站”也是人头攒动。“我来银行准备存款,听说有国债,就改主意,准备买国债。”67岁的马成兹也在人群中,他住在附近的华溪村,说起国债头头是道,“门槛低,没风险,利息比存款高,对农民很有保障。”马成兹从事室内装修工作,还在村里养蜂,一年有六七万元的收入,刨去一两万元的花销,“剩下的都买国债。”他告诉记者。

记者在现场随机采访发现,各位准备购买或者已经购买了国债的农民都有着极为相似的看法。在他们看来,国债的风险和收益比较合适,手里有几千块、几万块都能买,恰恰迎合了他们的理财需求。“国债额度十分紧俏,一般发行首日的上午半天额度就能卖光。”南沱分理处工作人员谢婉言对记者表示。

人民银行涪陵中心支行行长何仕安深感国债下乡的意义深远:“国债的收益率比理财产品高,而且利息收入没税。收益可以直接支持老百姓的生活。从长远看,国债下乡有非常好的带动引领作用。”

数据显示,2018年到2019年6月,重庆市农村地区共计发售国债37.84亿元,同比增长1.12倍,占全市发行总量的38.08%,同比上升22.97个百分点。农村地区9.56万人次购买国债,同比增长37.78%,占全市购买总人次的43.36%。直接为农村居民获得利息收入5.92亿元。

理财课堂受欢迎

“知道国债有哪些优点吗?国债的信用等级高于其他债券和银行理财产品,安全性好。”华溪村的一块空地前,几十位村民坐在小板凳上,听着邮储银行重庆石柱支行举办的理财课堂。

正在讲课的“老师”名叫岳念,是石柱支行的理财经理。她已经参加过不少次理财课堂。

这正是重庆的“村民理财课堂”的一个缩影。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积极组织国债承销银行走进乡村,在田间地头、农户院坝、乡村学校等开办“村民理财课堂”,在普及国债知识、促进国债下乡的同时,帮助提高农民的金融素养。

除了理财课堂外,在重庆的一些村里,还能看见流动银行服务车的身影。在这些移动的营业网点上,农民们可以足不出村办理绝大多数柜面业务,有些服务车还能为农民提供购买国债的服务。

国债开售当日,离南沱分理处10公里外的睦和村和网点一样热闹。重庆农商银行的工作人员把流动银行服务车开进村销售国债,并在旁边办起了理财课堂。在服务车旁,记者遇到了村民熊金龙,他刚在服务车里买了2000元的三年期国债。

“我参加过几次理财课堂,很热闹,我们都喜欢来听一下。”熊金龙正准备去听理财课堂,“我就是在理财课堂听说了国债,今天是第一次买,原来都存定期。”

据人民银行重庆营管部统计,目前重庆已开办“村民理财课堂”891期,覆盖856个村,并计划在三年内覆盖全市9000余个村社,通过理财课堂和各种服务车将包括国债在内的各种金融知识和服务更多地带进乡村。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