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7月08日 > 总第406期 > B8 > 新闻内容
送公粮的记忆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08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甘绍群

【农村金融时报】

1973年2月,高中毕业、还不满15岁的我来到距县城120公里的山村插队落户。挖地、薅草、割麦……慢慢适应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生活。

油菜开出金黄的花、结出咕溜溜的籽;麦苗一天天长高、拔节、抽穗……打谷场上连枷翻飞,油菜籽、小麦先后脱粒、晾晒、装包入仓,接下来就是往公社粮站送征购粮了。

我所在的生产队知青小组,5个男子汉开启第一拨挑担送公粮的差事,这是那个年头刻骨铭心的记忆。

一大早,趁天边刚刚露出月牙白,小伙伴每人挑着120斤小麦的麻袋出发了。

去往粮站要爬一个名叫“迷魂阵”的山梁。“迷魂阵”山不高,走到粮站单程大约为9里地。沿途山势险峻,“百步梯”陡峭近四、五十度,还有“十八盘”的陡坡一直下到河谷。

第一次翻越“迷魂阵”,一米七八个头的我走平路还觉得轻松,一上陡坡就开始吃不消了,汗不停地淌、泪也不停地流……绝望时甚至想连人带挑子一同翻下山去。

好在那次我和同伴都挺住了。当我们千辛万苦终于来到粮站时,送公粮的人已排成了长队。因为各生产队送公粮的时间基本上是同时段进行,所以送粮的人群都挤到了一起。

轮到我们了,先是把粮食放入磅秤秤重量,然后,粮站工作人员用特制的带肚铁针插进麻袋抽出样品验粮,检验水分与等级,验质定价。最后还让我们把麦子倒入仓库的大圆囤里。几个回合的折腾后,累得精疲力尽,已是中午时分。饥肠辘辘的小伙伴,就着粮站旁边的山泉水、啃着小组长大李连夜煎的包谷面饼,走在返回的山路小道上,还庆幸沉甸甸的挑粮担子没有压弯腰。

靠劳动的双手,第一年年终决算,我挣够了口粮款,拿到余粮钱43.7元;第二年余粮款108元,春节回去如数交给老母亲。后来,在我进县人民银行上班时,母亲又添了12元,为我买了一块“上海牌”手表。

苦过,累过,再大的困难算什么?!回首那2年零3个月插队生活经历,总感到这是上苍给我们这一代人的人生馈赠。也许有曾经在“迷魂阵”崎岖山路上挑担送公粮的洗礼,从县城到省城,从人民银行、农行县支行到农行、农发行省分行,在后来42载的金融职业生涯中,当我每一次人生幸运时,总有一个声音在提醒我不要骄傲;当人生低潮时,内心也总有个声音在鼓励自己不要气馁要自强。我想这段经历无疑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自己。

时光已逝,记忆不灭。我们敬畏粮食,珍惜粮食,除了它可以养活国人,还因为它是唯一熨帖可靠的财富。

新中国成立七十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祖国大地发生了伟大变革。自2006年1月1日起废止《农业税条例》,这项延续两千年之久“皇粮国税”随之终结,“公粮”一词亦走入了历史。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改革的深入推进,极大地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农民生产积极性空前高涨,粮食连续多年获得大丰收。1994年11月挂牌成立的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把加强收购资金供应与管理列入首要任务。确保国家粮食安全、保护农民利益,粮食市场化收购、保护价收购……农发行履行服务“三农”、支持乡村振兴的作用日益凸显。

作为这段历史的亲历者与见证者,我的思绪在延伸……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