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6月10日 > 总第402期 > B8 > 新闻内容
由《古诗四帖》说草书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10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宋君翔

【农村金融时报】

历代以来,草书被人称为书法艺术的最高境地,大草以“意象”倾注于笔端纸上,在笔墨章法中蕴含意境、意态和意趣,以审美的美感和联想,让人在精神上产生共鸣,它以极强的艺术表现力、感染力和影响力,深深打动着人们感情流露和思想本源的释放。

唐代的书法家张旭以草书闻名,其草书潇洒磊落、变幻莫测,世称“狂草”,张旭则人称“草圣”。以张旭的《古诗四帖》为例,来分析他的草书之美。

《古诗四帖》就单个字而言,每个字的字内空间的封闭性都极其微小,即使是最小的单元空间也与周围的字外空间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每一个单元空间与周围所有空间保持着共融性,整幅作品的空间畅通无阻,气息充溢、粗放、急促。”《古诗四帖》因落笔重,起伏大,故用笔略偏于肥,整幅作品结体茂密,在纵横盘曲之中,更显渊厚沉郁,充分展现了大草艺术章法的魅力,给人以真力弥漫,气象万千之感。

综观古今之大草作品,个人认为,古今优秀大草之所以精到,归纳为其三种境界:一是只见点线不见黑白。不知黑白、干湿浓淡及墨块分布,只求点画飞动,以点画求神采;二是见点画,知黑白。到此境界已属不易,可谓点画精良,知黑守白,虽能给人以艺术之感染力,但有时人工雕琢之痕迹明显;三是大草章法表现之最高境界,黑白互动,点随情出。这种随心所欲而不逾矩,在纸上自由地舞蹈,让墨线在纸上狂奔,神逸自然,浑然天成,达到了形神合一艺术境界。如明代的祝枝山、徐渭和张弼的草书已接近这一境界,以祝枝山、徐渭和张弼为代表的大草书家将大草的章法从纵有行、横无列,发展至牝牡相衔,自含天趣的鬼斧神工之妙,更具抒情写意的特点。它浑厚遒劲的线条、流畅婉转的形质、抑扬顿挫的节奏让人遐思万千、激情澎湃。

就草书点线的质感来说,黄庭坚草书空寂淡荡,徐渭怒张荒诞,张旭草书肥中有骨,怀素草书瘦中有肉;就同一家的作品来说,风格特色各有情趣,张旭的《古诗四帖》天真烂漫,《肚疼帖》则超迈不羁,《千字文残卷》更是纵横张扬,峥嵘跌宕。这些优秀作品,具有高昂的激情、强烈的个性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以飞动之中蕴含沉静,于流便中积蓄刚健,于形象之中彰显哲理,笔不动意不动,笔若走意先行,阴阳协调,虚实有度。在笔力饱满中生发出铿锵的声音来,让你流连忘返,爱不释手。

大草最难过的一关就是神采。要形神兼备,神采为上,形质次之。要过神采关,在形质上下功夫,多少代人为此付出了巨大的劳动心血,但也没有越过这道红线,可见其难度。

草书以气度见长,真情流露,纯朴自然。王铎草书表现出对传统用墨总结性继承和出类拔萃的创造才华。成片的涨墨,大片的枯墨的强烈对比喻示了他雄奇、豪肆的个性。在某些作品中,淋漓流动的涨墨与只剩色调的渴墨,似乎也在喻示着他已把书法用墨对比发挥到了极致。”

用墨大胆突变,涨墨、渴笔的交替任情挥洒,天趣横生。这或许我们可以从黄庭坚草书作品找到有力的佐证,以显示出对它们的取法。

从王铎的书法作品中,如《草书临王献之省前书帖轴》《草书临怀素帖轴》等可以明显地看出,他对传统的把握和发挥,最主要的是在字形、章法、墨法等方面。王铎把行距处理得较密,行间空间节律变化颇为丰富。有时受高涨情感的驱使,某些舒展的线条不经意地侵入邻行的字间空间,使畅快的行间空间流动受阻,蜿蜒渗入行中的字间空间,行间空间的节奏便变得委婉、细腻和富于情趣性。

草书流利奔放的线条,起伏跌宕的点画,重如崩云,轻如蝉翼,柔如抽丝,萦绕缠绵,润如春雨,燥裂秋风,如坠石落地,嘎然而止。正奇呼应,黑白变化气势非凡,总给人以生命,给人以力量,给人以遐想。

作为草书书法人,须得修身古人之功力、学识和精神素质,学会审美境界以致文化的修养,崇尚法理,从临摹经典的碑帖入手,忠实原作去思考书写,在法度中思辩,厘清古人书写状态及生活方式,运用现代人审美元素,书写出更为有艺术价值的新时代草书来,为人们所观赏,为艺术而精彩。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