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5月13日 > 总第398期 > B8 > 新闻内容
良苦“用心”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13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 胡小平

【农村金融时报】

两年前的一天,行长送我去扶贫点报到。镇上派张干事来村上主持见面会。

阳光从屋顶的瓦缝间照射下来,明晃晃地有点刺眼。会议桌是课桌拼起来的,高高低低,歪歪斜斜。落座之后,张干事将我们一一介绍给了村支两委的干部和村民代表。

“扶贫队来村上扶贫,我们自然欢喜,不过,如果又是只带来一张嘴巴,那我是明人不说暗话,不稀罕。”村支书表示欢迎我们的话还没说完,一个人就闷声闷气地这样说了。

“对,老张叔说得对,扶贫嘛,带钱来了才是扶贫,要是没带钱来,啥也没有用。”村支书一愣,还在寻找那说话的是谁,已有人附和上了。

“黑牛筋说得好,如果没有钱,那你们是不如早点回去,莫枉费了你们的心意,也免得给村上添麻烦,还……”

“你们呀,我怎么说你们呢?”支书一声叹息,指点着黑牛筋他们,“你们就是大实话,那也不能这样说呀。”

张干事悄悄告诉我,这支书高中毕业,在外边打过几年工,见过一些世面,是去年回村上任支书的。

“你们这样开口闭口就是钱的,虽然扶贫队也不会往心里去,但总归不好,谁听着心里也不舒服。”支书歉意地朝行长和队长一笑,扫一眼其他与会人员,“你们要知道,人家扶贫单位到村上来,又苦又累的,还什么都不方便,要做出许多的牺牲。再说了,人家扶贫单位也好,扶贫队也好,扶贫队员也好,谁也没欠村上的钱,更没欠你们哪个的钱,凭什么就非要人家带多少钱来呢?你们这么说,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

“那……那难道你还要我们说假话不成?”黑牛筋歪着头,盯着村长。

“谁要你说假话了?”支书指了一下黑牛筋,“我都知道,你不想穷,更想讨个老婆,生个儿子。这是好事。可这样的好事,也不能全指望扶贫队来解决,关键还得靠自己。”

“我又没说扶贫队来了就不干活了。可扶贫队既然又来了,那也总不能跟上次的一样,让我们空得了个名声吧。”黑牛筋左右看着。

“那……那张干事。”黑牛筋站了起来,盯着张干事,“就请你说一说,这回的扶贫队带了多少钱来?”

张干事看看队长,又看看行长,不知说什么好。

会场里一时鸦雀无声。布谷在外边的树上连连叫着。

支书起了身,笑着给扶贫队又是赔礼又是道歉,再请队长和行长移步到教室的一角,把村主任也叫了过去,商议起来。

“好了,刚才我跟扶贫队商量好了。”支书敲了敲桌子,“大家放心,扶贫单位不仅会尽力多拿些钱到村上来,人也会留在村上。”

“那到底能给村上多少钱呢?”黑牛筋出现在门口。

“你?”支书指一下黑牛筋,挠了一下头,再一拍胸脯,“这个啊,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也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这回扶贫队带来的钱肯定不会少,肯定比上次的多得多,至于具体是多少?”他眼睛一转,哈哈一笑,“那暂时保密。”

见面会就这样开了。我真有点不是滋味,隐约觉得他们在演双簧。会后,行长跟我说了一席话,要我理解他们,他们越是这样,说明他们越是在乎我们,那我们就越是不能辜负了他们,又说他一定会想办法,哪怕行里费用开支紧一点,大家勒勒裤带,也要想办法多弄点钱到村上来,多给村上和村民办点实事、好事,赢得村民的信任和尊重。

两年后,当我离开村上,提起这事时,支书羞涩一笑,说他和黑牛筋他们还真是演了一出双簧。我哈哈一笑,说我懂,难得他“用心”良苦。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