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9年01月28日 > 总第387期 > B8 > 新闻内容
大槐树下渐行渐远的淳朴乡音
发布时间:2019年01月28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高光锋

【农村金融时报】

胡同口的大槐树静静地站立在那里几十年了。每到夏季,一树绿荫遮盖了半个街道,一穗穗未开的花蕾挂满枝头。

记得那时,抬头望去,其中一杈树枝足有一尺粗,树枝上插着一截残留的钢筋。那是在大集体的时候,生产队里上工时,悬挂的一口铁钟留下的。而今,铁钟没了,只留下永远“生长”在树中的残余钢筋了。

槐树的年龄比我还要大,几十年过去了,喧嚣归于沉寂,记忆渐渐变得朦胧了。如今,每当我站立在槐树下,小时候,生产队长召集乡亲们上工敲击铁钟,乡亲们聚集上工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而今天,这里成了老人孩子汇聚聊天下棋的地方。不变的是,这里依然传播着村里的故事,说着淳朴的乡音。

大槐树下是传递消息的地方。大槐树伫立在村子中央,这里是村子的最高处。那些年,乡亲们除了种地外,大多都是守候在家的。村里谁家盖房子,谁家需要帮工,就会有家族长站在大槐树下,把双手做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喊,靠人声传播着消息。

大槐树下是孩子们玩耍的地方。曾记得小时候,孩子们放学后,把书包往家里一扔,就不约而同地汇聚在大槐树底下,然后一同沿着大街小巷奔跑玩耍。男孩子摔元宝、弹玻璃球,女孩子跳皮筋、丢沙袋…… 到了吃饭的点了,各家的大人也会第一选择来到大槐树下,搜寻着自家的孩子。“石头回家了,丑妮吃饭了……”声音在大槐树的传导下,颤悠悠地飘散到村子的各个角落。然后各家各户的孩子从玩耍的地方钻出来,还会有大人的斥骂声跟在孩子屁股后面。

大槐树下是村里化解矛盾纠纷的地方。那时候,村里各家各户都有菜地,种着白菜、萝卜。到了成熟的季节,谁家的白菜、萝卜长得好,就会有丢失的可能。如果把人家种菜的拔得心疼了,种菜的就会来到槐树下,喊出几句难听的话。骂街是不对,但是拔菜的拔一两棵解解馋就得了,下手狠了,种菜的自然要着急。当然,也有村里纷争到这里寻求调解的,最终结局是在家族长的评判下,“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而告终。

卖豆腐的、卖葱菜的来到村里,大槐树就成了第一站。“小葱,新鲜的小葱”,随着豆腐梆子一响,“豆腐,豆腐,露水豆腐,来晚了没了。”动听诱人的吆喝声顿时从大槐树播散到了各家各户。不一会儿,村民就汇聚到了大槐树下,人们嘻嘻哈哈地在欢笑声中各取所需,各自带着蔬菜、豆腐回家烹调一日三餐。

夏日时节,大槐树下曾是各家各户乘凉的好去处。有很多年,乡里乡亲们端着饭碗有说有笑地聚在这里。那时候各家各户的衣食住行都差不多。遇上个邻居有改善伙食的,就会相互送上一碗。人人端着碗,在吃饭时间,说笑着传播村里的大事小情。而今,人们生活水平提高了,经济条件越来越好,生活条件也日益提升,再也没人到大槐树下吃饭了。

现在,进入了高科技通讯的时代,村里人还会汇聚到大槐树下,但是主要是老人了。村里的汽车多了起来,夏天的大槐树成了遮阴的好去处,这里就成了停车场。

手机的时代,人们的生活节奏快了,不再蜗居在村里了。年轻人们大部分进了城,住进了楼房,匆匆到家,吃饭就走。有事了,就会通过手机微信群聊联系一下,通过微信视频和家人联系一下,向父母兄弟姐妹相互报平安。每人都忙着各自的生活,有的几年也遇不到一起了。

淳厚的乡音乡情,像长了翅膀,在大街小巷飘悠回荡。我站在大槐树下,沉浸在浓浓的乡音乡情之中,如痴如醉。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