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PDF版
扫描二维码使用手机阅读本篇文章
往期回顾 
发刊日期:2017年09月25日 > 总第325期 > A1 > 新闻内容
新金融迎来监管新态势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5日  查看次数:  放大 缩小 默认

■本报记者 张缘成

【农村金融时报】

从价格疯长到被禁止交易,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在这个9月迎来重磅监管。

9月4日,央行等7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叫停各类ICO活动;9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关于防范比特币等所谓“虚拟货币”的风险提示》,呼吁各会员单位不参与任何与所谓“虚拟货币”相关的集中交易或为此类交易提供服务;9月14日至15日,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OKCoin币行和火币网相继发布公告,称将停止所有关于虚拟货币的交易业务。

与过去几年对互联网金融风险的监管进程不同的是,此次监管政策和相关要求在相关风险事件爆出之前便以如此雷厉风行之势出台,采用了更为果断的监管方式,走在了风险的前面。

金融科技冲击传统监管方式

针对监管部门此次在虚拟货币领域的重拳出击,一位投资虚拟货币的投资人表示理解,他告诉记者:“像ICO这种高风险投资,对投资人的准入门槛太低,一旦出现问题也许就会造成群体性事件。”不过该投资人也表示,就算国内不让交易,投资人通过一些线上渠道还是可以在海外进行交易。此外,该投资人还担心此次一刀切的政策会影响虚拟货币未来在中国的发展。

对此,有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告诉记者,面对有较大嫌疑危害公众利益的,可能会直接先一刀切,然后再采取监管沙盒的方式,授予部分权利给正规的公司,尝试创新和实验。

可以看出,面对金融与科技的日益融合的趋势,如何兼顾安全和创新已成为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一方面,新兴科技有效提升了金融服务的可获得性和便捷性,降低了金融交易成本,另一方面,其在大数据运用、信息安全、金融消费者权益保护等方面还存在风险隐患,并不断挑战着现行监管制度。

那具体来说,金融科技都存在哪些风险隐患?又是如何影响着监管制度的呢?

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认为,一方面,金融科技使得金融风险更加具有隐蔽性、传播速度更快、影响范围更广,增加了金融系统性风险;另一方面,金融科技使金融业“脱媒风险”加大。此外,金融科技还会涉及金融消费者保护的问题。总体来说,金融科技还是具有很强的风险特征,必须要加强监管。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杨东也指出,在金融科技的语境下,诸如区块链、大数据等技术的发展,对许多金融交易的习惯与方式进行了重构,传统的金融立法难以有效界定并进行监管。层出不穷的新型金融业态和新型金融交易行为难以在现有的法律框架内进行有效地规范,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存在合规性风险。这种合规性风险也是金融科技发展背景下的重要风险之一。

面对金融科技所形成的新的风险,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指出,此前的监管针对单一机构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而金融科技的出现,监管第一个必须从对机构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混业经营时功能监管开始被讨论,在金融科技的前提下,监管没有任何选择,必须从机构监管走向功能监管。同时,监管必须从一个静态的区域、一个城市、一个点走向跨区域和跨境的监管,因为所有的科技金融都是跨区域、跨境的。

朱民认为,原则监管已经无法管住以科技为主导的金融科技,规则监管无法覆盖金融科技的发展。以前的监管原则(包括机构监管、原则监管、规则监管)在金融科技的冲击下都显得如此无力。

此外,朱民还指出,当监管生态发生很大变化的时候,法律也需要跟上,对个人的法律地位,保护数据的归属权、透明度、保密度以及公开使用等,都需要有法律的框架。

如何监管金融科技

要监管金融科技,那什么是金融科技发展的衡量和评价标准呢?

对此,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李东荣表示,所有的金融科技活动以及相关从事金融科技业务的行业机构、监管部门、行业自律组织都应坚持“三个有利于”的基本原则,即是否有利于提升服务实体经济效率和普惠水平、是否有利于提高金融风险管控能力、是否有利于加强金融消费者保护。

李东荣强调:“所有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都不应该搞脱离自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阶段、超出自身风险管控能力的过度创新,也不能打着改革和创新的旗号搞脱离实体经济需求、标新立异的所谓创新,更不允许打着改革和创新的旗号去搞那些诱惑和欺骗群众、逃避法律监管、从事非法集资活动、破坏市场秩序和社会稳定的伪创新。”

谈及如何对金融科技实施监管,李东荣指出,由于网络空间的开放性和互动性,金融科技创新可能带来业务、技术和网络的三重风险叠加,这对金融安全和稳定会产生更大的冲击。风险可能会迅速传染到其他机构和关联行业,甚至可能引发系统性风险。所以,要构建风险防控和安全保障体系,让金融科技的风险看得清、防得住。

具体来说,首先要通过建立产品测评、压力测试、应用试点等管理机制,构建适用、管用的风险防控体系和安全保障体系,让金融科技创新带来的风险始终处于可管、可控的范围内,维护我国货币流通秩序和金融市场活动秩序。其次,要完善金融科技发展的基础设施和标准规则体系,进一步完善支付清算、信息通信等基础设施体系,使金融服务能够更加安全、可信、低成本地扩展到更广泛的区域和群体,要按照穿透式、一致性的原则,建立健全金融科技监管规则体系。最后,无论何种类型的从业机构,只要是从事金融业务、提供金融服务,就必须接受基本一致的市场准入政策和监管要求。

李东荣强调,要进一步加快金融科技的标准体系建设,提高金融科技在服务要素、产品定价、合同文本、信息安全、隐私保护、风险管理等方面的标准化、规范化水平。

杨东则指出,在穿透式监管的原则理念的指引下,需要重视监管手段的运用。“科学技术手段的应用,可以实现数据的可触达,形成监管者与被监管者之间动态的反馈机制。通过大数据等技术,金融交易数据可以快速传递给监管者,而监管者一旦接收到异常的信息,便可以通过反馈机制快速地进行回应,从而在最初始阶段抑制可能产生的金融风险,从而高效地阻止金融风险的大范围传播与扩散。”杨东说。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2011-2013 ©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农村金融时报社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 备案号:京ICP备12006656号